微信扫码
热线电话
意见反馈
返回顶部

徐厚恩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577 更新时间:2018年11月14日15:02:05 打印此页 关闭

? ? ? ?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?


  —访毒理学专家徐厚恩


  ◎本刊记者 季天也 叶晓婷


  近日,有关镉含量超标大米的事件引起了全国甚至世界性的关注,人们对会致癌的镉污染表现出担心。那么,镉超标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有多大呢?5月24日,《环境与生活》杂志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着名毒理学专家徐厚恩教授。


徐厚恩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 

 ? 5月24日,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毒理学系教授徐厚恩,在住所接受《环境与生活》杂志的采访。

  镉多来自矿区废水


  现年82岁的徐厚恩教授,从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毒理学系退休多年,却一直关注环境科学与人体健康问题。刚入座,他就与记者聊起环保话题。“现在是推动环保的最好时机,一方面,国家政策十分关注环境问题与可持续发展;另一方面,人们对环境和健康的认知度远远高于以往。”


  说起镉含量超标大米问题,徐老很有发言权。他从手边拿出《徐厚恩教授论文选》这本书向记者介绍说,2004年,他就前往广东省韶关市翁源县上坝村调查当地民众癌症高发的原因。


  原来,1969年开始在当地投产的大宝山矿,其选矿废水未经有效处理就排入了河流,导致农田里的砷、镉及放射性物质超标。几十年后,积累在当地居民体内的多种致癌物质联合作用,使上坝村的癌症死亡率达到全国农村水平的5倍!政府见到调查报告后,拨款另选水源建了一个小水库,解决村民的生产和生活用水。


  徐厚恩教授介绍,我国的矿藏多是共生矿,矿里可能有砷、铅、镉等有毒或致癌危险的物质,而选矿废水中的有用资源并未有效回收。“比如,人家就需要铜,其他不要的东西就随着废水排放到河里去。农民再拿这样的水浇地,庄稼就被污染了。”?


徐厚恩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镉大米事件

令很多常吃米饭的人感到有些担心

  “痛痛病”曾害苦日本人


  20世纪上半叶,曾在日本神通川流域肆虐的“痛痛病”(也叫骨痛病),就是由镉污染引起的公害病。当地居民一直用河水灌溉两岸的水稻,后来,日本三井金属矿业公司在该河上游修建了一座炼锌厂,厂里产生的大量含镉废水直接排入河里,导致河水灌溉的水稻吸收了镉。居民长期直接饮用神通川的水,食用富集了镉的大米,不知不觉就中毒了。起初,患者只是在劳累时出现腰、手、脚关节痛,休息时就消失。随着镉的不断蓄积,疼痛会逐渐加重,患者行走时步履蹒跚。骨质软化和疏松会使骨骼畸形,甚至连咳嗽都会造成骨折。最后,病人卧床不起,呼吸困难,病态凄惨,最终在极度疼痛中死去。这种怪病一时引起日本人的极度恐慌,但一开始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,由于病人不断地呼喊“痛啊,痛啊!”,人们便称其为“痛痛病”。


  慢性镉中毒具有长达数年的潜伏期,而镉在体内的代谢又很慢,人体用10~30年才能排出一半。徐教授认为,目前还没有好方法清除掉超量蓄积在体内的镉。虽然西医可以合成某种药物促使镉排出体外,但这样的药物也会把人体所需的某些微量元素一起带走,从而引起其他问题,代价很大。对这种悄无声息地侵入同时又喜欢赖在体内不走的有毒元素,人们一定要加倍警惕。


  徐教授呼吁,要给农民提供无污染的生产、生活用水。同时,污废中的重金属本是可以利用的资源,矿冶工业应建立有效的回收工程,从根源上杜绝含有致癌物同时也是稀有金属的废水排放到河流中。他说:“镉或一些稀有金属比铜值钱呢,不回收这种有价值的东西,不仅不符合‘科学发展’,而且对健康危害深远!”


徐厚恩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

镉在肾脏蓄积,可使维生素D的合成受抑制,妨碍钙的吸收,长期下去骨骼会变得疏松而脆弱。

  肾脏是镉的头号“受害者”


  镉不是人体的必需元素,主要是通过食物、水和空气进入体内而慢慢蓄积。徐教授告诉记者,微量且暂时性地摄入的镉,肾脏的解毒机制是可以将其控制的。这归功于人体内一种相对较小的蛋白质——金属硫蛋白,它结合重金属元素的能力很强,它既能调节必需金属元素的运转,也能清除一些非必需元素的毒性。然而,长期慢性过量摄入镉时,金属硫蛋白的数量就不够用了,肾脏便成了镉发挥毒作用的靶器官。


  毒理学资料表明,镉会使肾皮质受损,引起肾小管功能障碍,出现蛋白尿、糖尿、氨基酸尿。而肾功能受损也会使维生素D的合成受抑制,妨碍钙的吸收和成骨作用,导致骨质疏松。全身的镉有1/3蓄积在肾脏中。


  锌可减轻镉对肾脏的伤害


  据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《环境毒理学基础(第二版)》一书介绍,镉在消化道中的吸收率为1%~6%,其余部分随粪便排出,而呼吸道的吸收率则高达10%~40%。正常情况下,水和空气中的镉含量分别为0.01~10微克/升和0.002~0.005微克/立方米。基于镉对肾脏的毒性,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,将镉的“暂定每月耐受摄入量”定为25微克/千克体重,平均到每天只有0.83微克/千克。也就是说,一个体重70公斤的成年人,每天摄入的镉不应超过60微克。人每天通过喝水摄入的镉一般为0~20微克,吸入的镉一般不会超过1.5微克,远远没有超标。


  由于镉夺走了很多金属硫蛋白,镉还会干扰铁、锌等元素的吸收和利用,引起相应的微量元素缺乏症。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的国立卫生研究院出版的专业学术月刊——《环境与健康展望》,早于1978年刊登了一篇名为《锌与镉的关系》的论文。该文指出,镉可以跟锌争夺需要锌的酶,使这种酶失效,导致与这种酶相关的理化过程受阻,进而使人体机能发生“故障”,但当锌“得势”的时候也可以抵消镉的毒害。锌可以诱导金属硫蛋白的产生,使更多的金属硫蛋白与镉结合,从而减轻游离的镉对肾脏的损伤。可见,镉的危害还与它和锌的含量比有关。


徐厚恩镉大米毒链如何破解镉大米事件示意图

  美国为何不给食品限镉


  镉被国际癌症研究所定为1A级致癌物,即对人类明确致癌,可引起肾、肺、前列腺、睾丸等器官的恶性肿瘤。我国国家标准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:食品中污染物限量》(GB2762-2012)规定,大米中镉含量不得超过0.2毫克/千克,这比日本和联合国食品法典委员会的标准还严格。


  美国并没有给大米规定含镉标准。对记者提出的这一问题,徐教授谈了个人看法:镉等稀缺金属可用于军事工业,美国根本不允许含镉废水未经处理就排放。从资源合理利用的角度考虑,对稀缺资源,尤其应该从源头抓好,这样也就可能不存在对食品含镉限量的需要。“总之,国情不同,发展水平不同,标准不一定能照搬。”


二维码.png

欢迎关注公众号

上一条:专家地下排污是我国地下水污染元凶 下一条:会员单位1